世良垢

简单即丰盛

古槐水知道自己是个普通人,一个总会生老病死,有感有情,的凡人。

我这么个普通人怎么就给我遇着这事儿呢……
古槐水默默观察着家里多出来的那位男人,身材高大,浑身覆着饱满结实的肌肉,脸上毫无表情,硬朗的线条显得冷淡和危险……怎么看都不该是自己会接触到的那类人,但那人又静静坐在那,显得理所当然。

古槐水现在在发愁,应该是很愁很愁。愁到想扔掉自己一切惜命小常识去阳台上抽根烟冷静。

古槐水不是傻子,相反他还很聪明。他一眼就能看出这突然出现在自家门口带着一股浓烈杀气和雄性荷尔蒙的男人不是什么标准良民。站在门口干瞪了快十分钟,古槐水实在没有下下策了,拉着那人先进了屋,还好心请他坐在沙发上。他以为那人会一拳打飞他或者趁他不注意做掉他,但事实上那人只用那双深邃的蓝灰色眼睛死死盯着古槐水。

古槐水差点觉得自己或许真的得罪了什么不该惹的人,是不是应该好好解释一下自己只是个小小良民??

“我……”
“你是谁。”

两个人同时开口,却没有给这个冰冷的氛围提升什么温度,反而更糟糕了。

古槐水现在想打人,超级想。就想运用自己在健身房练出的一身漂亮肌肉去打爆面前这个男人。

你不认识我你还敲我门进我屋杀气腾腾的盯了我半天?!

古槐水气的肺都要炸了,但脸上只是带着疑问和吃惊问道“先生,看来您这是不认识我的样子?那……”

“你是谁。”

RNM个仙人板板。真没素质,话都不给说完。古槐水觉得自己是真的很想找人发泄一下,面前这个大块头就正好。

“您好我帅气魁梧的先生,本人叫古槐水,看您样子不是亚洲人吧,我英文名是Ives,请多指教”

“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不认识我。”

对,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我tm……话说谁救你了?!

“Ok,我不知道先生您说的救是什么个情况,如果您指的是把您拉进屋子并请您坐下这件事情的话,我想没有人会任凭客人敲门的声音持续一整天的,噢我的意思是,这只是我的举手之劳。您敲了我的门,我请您进屋,这没什么值得感谢的。”古槐水真的无比佩服自己的口才,事情解决后应该给自己奖励一杯美味的红酒。

“我不能被他们找到,你救了我。”光听这话好像无比真诚充满感激之情,但与那男人对视着的古槐水清楚的知道,这不可能。男人话中不带一丝温度,眼神中带着赤果果的戒备和冷漠。

“……Fine,那请问您会引来杀身之祸吗,我只是个普通人并不想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丢掉我宝贵的性命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说完古槐水看着眼前那人噌的站起来,在古槐水激动的以为那人要开门出屋远离他的视线范围的时候,那人却只是开始检查他的屋子,每一个角落,每一间房间,并关好了所有窗户和门,一个个仔细的锁上。

“嘿老兄你这是……搞囚禁Play吗,虽然您长的很符合我的胃口但是不是该给我们一点互相了解的时间??”这该死的大块头想干什么,古槐水都快哭出来了。

“我是怀伊,你的屋子很好,我得留在这。”怀伊盯着面前这人打量起来,干净利落的白色T恤,宽松休闲的居家长裤,皮肤很白皙,身上的肌肉很漂亮,细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粗框眼镜,眼镜后遮着的是一双处事不惊的眼睛。这也是为什么怀伊随手敲了门后却和古槐水对视了半天才进屋的原因。这个人,并不似他话语般单细胞,更像是用语言来作掩护,掩饰他那疏远和尖锐的眼神。

“好的亲爱的怀伊兄弟,我很高兴认识你,但是抱歉,你不能留在这里,我刚刚说了,我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古槐水一把坐回自己的沙发,感受到沙发上没有多余的温度,心里暗惊这人坐那么久都不留体温的吗,这人屁股该不会是冰做的。

“你得帮我,就没有麻烦。”怀伊站在古槐水面前,姿势的原因让他低垂着眼与古槐水对话,他是不可能低头的,而古槐水背靠着沙发微仰起下巴和他对视着。

“所以说你现在明明已经是个麻烦了,我不帮你就会让我受到伤害是吗?噢这真是糟糕,今天是几月几号,真是让人发生历史性改变的一天不是吗?”古槐水已经确认自己被讹上了,反而有些坦坦荡荡,挑着眉毛冷漠的说着。

“我不会让你受伤害。”怀伊没有温度的回答着,他觉得自己开始发热,按了按左手上一块手表似的腕带,屏幕上显示着橘黄至红的色块。

古槐水觉得现在很闷,眼前的大块头在说完捍卫宣言后就开始不对劲,整个人慢慢出汗,呼吸也开始急促“嘿老兄,怀伊老兄,你这是怎么了?”

“我发烧了,给我足够多的冰块。马上。”怀伊说完便倒了下去。

想写篇校园文……

人设大致是这样,还没有想好题目🤕

是段忧x楚怿之

基本上算是忠犬攻x平淡受,是强强x


人物:段忧
性别:男
身高:185
性格爽朗幽默,很受欢迎,但至今没有谈过恋爱。喜欢和家里的狗狗玩,以及打游戏,非常擅长化学和游泳。文学类苦手。比起被叫去打球更愿意在家打游戏,意外的不是室外系。内心戏一直很足。


人物:楚怿之
性别:男
身高:179
目前正为达不到180的身高而烦恼着
有轻度社交障碍症和中度洁癖,不喜欢人多和温度高的场所,被人误认为是内向孤僻型。其实笑点和泪点极低,看见小说和小动物走不动路的类型。虽然怕热但是很喜欢打篮球。

“只有金钱交换来的物质是永恒的,它不对我抱有任何期望和失望,所以只有我舍弃它的一天。可是虚拟的感情,患得患失,我讨厌一切没有把握的东西。”这么说着的我终究是依赖着感情生活。